print

Chinese Photography (Chinese Only)

Between Illusion and Reality

 
 — By O ZHANG
 
曾几何时,绘画艺术以真实地 描绘对象为最高目的。自150年前的 摄影术震惊了当时所有追求准确描 绘的画家们后,绘画与摄影就展开 了漫长的并且理不清的纠葛。它们 曾经那样强烈地相互排斥,又那样 恋恋不舍地互相吸引。在20世纪60 年代开始了后现代主义思潮,各种 既定的界限在不断被打破,我们已 经到了重新审视绘画与摄影关系的 时候。康定斯基说过”伟大的具象艺 术必须包括伟大的抽象气绘画与摄 影已不再是表现与再现的关系,它 们都应该作为艺术家的媒介存在, 我们需要在更大范围内探讨它们存 在的可能性。

“假作真时真亦假”,在人类已 经步入生物克隆的高科技时代的今 天,世界在何种意义上是真实的? 我们如何追求艺术的真实?更有趣 的是,艺术本身就是在给我们提供 一种虚拟的幻像。于是我眼中的所 谓真实只存在于一个基点上一一我 自己对世界的感知,只要表达了对 世界的感知,你便拥有了真实的艺 术和艺术的真实。 

正是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我 开始了我的创作。

我先翻拍了一些绘画艺术史上的名作,把它们做成幻灯。这些幻灯 片本身就是出入于传统摄影与绘画 作品的综合体。在第二次拍摄肘,我 把幻灯打在墙上,然后加上真实的 人体,使艺术史上的形象与人体重我先翻拍了一些绘画艺术史上的名作,把它们做成幻灯。这些幻灯 片本身就是出入于传统摄影与绘画 作品的综合体。在第二次拍摄肘,我 把幻灯打在墙上,然后加上真实的 人体,使艺术史上的形象与人体重叠产生幻像效果。我们可以看到追 求准确描绘的油画人体是如何与追 求绘画意味的人体摄影相结合的。 这种绘画的具象与摄影的具象相结 合,使真实人体与描述性画面向处  于单一的视觉平面上,从而极化出一 种暗含表述语言的抽象,仿佛要重申 绘画与摄影之间本质上尚未解决的差 异,同时又纳入一种纷乱而又统一的 整体中。

于是,在具象与抽象,差异与统一 的影调中衍生出一个问题:在众多关 系之中,哪一个更为真实?艺术到底 提供一种什么样的真实? 我认为真实的世界应是亦真亦幻 的一个整体,我的作品fE希望表达的 就是我们生活在其中的感受。当我关上灯,经过一个黑暗的沉寂,打开幻灯,幻灯上的图案与人体交错穿擂,这 一瞬间如此辉煌而真实。

我让这些作品与投射出的世界名 画同名。你看这幅《简·格雷夫人的死 刑》.油画的作者是英国画家保罗·德 拉罗奇(Paul Delaroche),作于1833 茸,反映的是英国公主简·格雷被推上 断头台的情景。我让现实中的模特同 样蒙上眼睛,当我把她带到油画投影 所在位置,摆出相同的动作时,画面出 现了意想不到的气笋,她仿佛置身于 l50多牢前可怕的场景中.被斩首前的 恐惧仿佛已化成浓重的红色在这一刻凝住了。此刻不知是我们进入了历史 还是历史进入了现实,不知是实像变 成了虚像还是虚像幻作了实像,在我 对焦取景的时候也分不清到底是镜头 对准了绘画,还是画中的景象瞄准着 相机。我就这样幻梦幻真地拍摄着。 正如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总是转 瞬即逝,再精彩的时刻也会无奈地消 失。关上幻灯,重新陷入浓浓的黑暗 中,这时我重又体会到世界的完整。